DSC04948
四年前,我在半夜跟劉先生用電話談了雲林蒜頭的困境,談蒜商如何剝削,談蒜農有多麼辛苦。四年後,我還是蒜農的女兒,這一次,我依然為父親而寫,只是這一次,讓父親傷心的並不是蒜價的低廉,而是他知道自己被徹底的糟蹋了。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