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緩慢的步伐走著,期望著能以平靜的姿態向前。

大多時候,我們都會對自己說要冷靜以對,要事緩則圓,
說服著自己,也勸服身邊的人,相信這一套說詞。

於是在表演時,在聚光燈下,假設會有一個完美演出。


最後,在謝幕之前的最後一個定格,失足,

因為那一句對白:然後呢。


是啊,然後呢?


再沒有然後了,而我將這樣守護著自己的,
放棄無力改變的。



不是從不示弱就可以一直很勇敢,
只是想要粉墨登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iauyen 的頭像
xiauyen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