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點時間解釋了那些假設,解釋,對我而言難如登天的事。
總是被說口條好之後,就會不想要說太多,
就像老是被說成熟穩重,我就會說其實我很愛看小丸子,
是一樣的道理。


我不是不想教、不願意教,只是那些都是別人的經過,要一個素未謀面的人對著電話侃侃而談,
有時候,在某種層面是上,是一種凌遲。
我聽說,請注意,是「聽說」,也就是「聽別人說」,
災區的朋友,其實有些看到記者就跑,為什麼,因為被問怕了,
而記者往往最期待的是那些「出人意表」的問題會得到一些「意料之中」的新聞效果。
真的反應出他們的需求嗎?
肯定有,但也的確是有些處理動作上,是讓人受傷的。



我一直猶豫著要不要說出我感受到的問題,因為那好像不在我的「管區」之內,
寫字對我而言不見得次次都輕鬆愉快,也不是每次出去都能夠順利,
他們說什麼,有時候不是局外人可以理解的。
你只能試圖去解釋、去假設那樣的情境,然後設想自己如果是當事人,
然後,說出你的感受,再從感受中去和他們對談,
有了「共感」之後,再嘗試去寫出他們想說的「字」。



我很感謝那些稱讚與期許,謝謝你們讓我知道我的文字是有溫度的。


如果文字是一種力量,那就應該讓它壯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iauyen 的頭像
xiauyen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