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再多終究還是沒有在他面前將你的名字說出口,
我將這一切解釋成買賣不成仁義在,
撐持著這一切的其實就是「情分」兩個字,
因為這個詞,所以我試著小心翼翼維持這樣的平衡。


一直都清楚任何人看到我的第一印象絕對脫離不了「難相處」、「兇」、「強勢」這樣的字眼,
過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除了偶爾會嘆一口氣說一聲「你誤會了」之外,
更多時候我寧可說:沒錯,我就是這樣。


外表對一個人的影響有多重要,我漸漸的體會到,
那不是因為美醜,而是因為大家都以為眼神會說話,
殊不知我沒有任何眼神時只是因為沒睡飽。
所以,我也不再習慣去解釋什麼,
自以為的覺得反正懂的人就是會懂。


知道嗎?
再也做不到了,
你要我怎麼相信你?


在那些嘻嘻哈哈之外,我只希望離我遠一點。
不要再來絆住我,不要再靠近我。


到了這個當下我還是選擇不正面回答,還很鄉愿的說那只是我單方面的說法,
聽聽就好。


這一刻我突然覺得一切變得可怕並且極具有笑點,
怎麼我試圖模糊的事情,現在焦點變得清晰無比。
功力不夠、內功不夠深厚應該是現在的狀態,
其實笑著過只是覺得這樣可以不用誰都改變,自己變了就好。


你怎麼會以為還有那個位置跟重量?
怎麼還會覺得我可以被你納入範圍?
又是怎麼覺得你搬出那個頭銜我就能欣然接受?


傻了一次,死了很多次之後,就算變成鬼也要是個厲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iauyen 的頭像
xiauyen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