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事情就是無從解釋,也無力去解釋。

我在那一個瞬間覺得自己壞透了,
說著溫柔的字,卻作著自私的事,完全為自己設想的那種。
我不知道,接下來我還可以對多少事情義無反顧,
或者是為多少人情義相挺。


我以為我可以的,
在許多人眼中,我也做得不錯,起碼在嘗試著不這麼在意,
看來成效雖不滿意但還能令人接受。


原來一個傷口可以痛這麼久,
一點也不劇烈,但就像過敏一般,如影隨形,
只要有了過敏原,症狀就如龐然大物一般,拔山倒樹而來。
也許,那是因為抵抗力又下降了,
就像醫生預告著:長了第一次的泡疹之後,這輩子它就跟著你了,
當你抵抗力一點都沒有抵抗力時。


我知道我可以的,
因為我們都應該回到自己的位置,
然後,頭也不回的往前走。


那樣說的原因是不想讓你擔心,
也不想再有什麼風風雨雨,
沒有的事情,就不該存在,即便是隱隱約約。


我嘗試著成為一個美好的樣子,
為每一個我深深的,一輩子在乎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iauyen 的頭像
xiauyen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enasu
  • 寶貝
    我希望這個美好的樣子也是你自己喜歡的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