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大概是在說我家 



那是一首冬天裡的聖歌,我記得那個高音,記得那個音符,
記得小提琴的音色,記得那個眼神。


好久沒有想起了,
卻在這一個突然「悲從中來」的夜晚想起這首歌。


如果真如歌詞所說的,可以學習飛翔越過最高山,
是不是我們就能假設自己可以走過這座山。


我記得你說,上天給我們的挫折,一定都是我們剛好可以承受的。


當我失去所有的記憶與思考能力時,我希望我還會牢牢的記住這句話。


我想成為你的潔諾比雅。

Zenobia,父親的驕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iauyen 的頭像
xiauyen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enasu
  • yes
    上天給我們的總是我們可以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