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2909678.jpg  

(我偷了DADA的照片,就算你罵我我還是要偷)

 

我一直都覺得我是幸運的,所以我曾經說我是掉了女孩,
在那個冬天之後的春與夏,我這麼稱呼著自己。


也曾經不自量力地期待著我的掉了可以成為共享,可以帶給那些讓我在乎的人,
正悲傷著的他們。


直到現在我還是這麼認為,可能這是一種自我感覺良好,又或者是自我催眠,
whatever,總之我還是覺得我是掉了女孩,可能以後會改名叫掉了眼眼也說不定。


生命中重要的存在,一直都沒有少了你,就像那個將我歸類在生命中的最高等級,
他也這樣存在在我生命中近十年,雖然我跟他比跟你還要更久不見,
但每一次認真說話的時候,卻覺得這個人就近在身邊。


很多時候、很多事情,我想我們都沒有習慣誰先對誰說,
剛好打了電話;碰巧傳了簡訊、msn上遇到了,所以就把好久以前的故事、最近的大事交代完畢,
也沒有想要商量與討論的意思,就只是想跟你說,而我每次都會因為你的一句輕描淡寫的關心又有些動力微笑。
一如那天晚上對你說生日快樂的同時順便跟你說我累到悲從中來,
雖然其實只是因為整天行程太滿,老師用生命在上課讓我連走路都想用滾的。


你的決定與起步,讓我又心疼又開心,雖然我說你可以朝神學院邁進,
不過這樣的決定讓我對未來好期待,你的未來,我想除了新聞之外,
以後我們可以拿來閒嗑牙的話題多了好多好多好多,假設我們有時間閒嗑牙。


我不太容易想起你,所以你消失在plurk與msn上這麼久,
通常我也不會想太多,甚至我連點回你的噗浪介面看你上次登入是什麼時候都沒有過,
簡而言之就是你被我邊陲化地相當嚴重,
卻always there,不會有另一個你,就只有這麼一個。


你是個壞朋友,但我們卻有好感情,起碼你說了我冰雪聰明,還順便說了一句回家小心。
不管這是不是一種小貼心,一點一滴都放在我的心裡,
謝謝你是我的壞朋友,如果沒有你,我一定會很寂寞。


我依然想念你,用邊陲化的方式想念著你。

去災區的故事我會第一個告訴你,我想你可以先想好說詞,畢竟你太清楚我會心情不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iauyen 的頭像
xiauyen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