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1公克,在那之上,還能有幾個1公克?
或者,我們都還假設可以再多些,可能是無可計量的重。
在那之後發現早已超過可以支撐的全部,於是開始崩落。


你問我說了些什麼,我說有些我留著沒說。
我說:如果那樣想可以讓他們好過一些,或許我們都不要再戳破了。
其實那不是虧欠,而是一種擔憂,並且自責著,對這些無能為力的一切。
如果大吼大叫可以讓一切有個出口,我們都可以嘶吼到聲嘶力竭。
如果沉默不語可以讓事情順著過,再多的話也不需要多說。
或者,我們又繼續假設,不斷自我催眠著用作樂觀的心情作最壞的打算,
試圖讓自己自我感覺良好。


我知道我很貪心呀。

我想要順利、想要平靜、想要平安、想要健康,想要拼起一個又一個微笑,
想要在這之中再出發。
只是我們誰也沒有想到一切愈來愈困難,每一個數字都在說著假設終究不會成立。


一張卡片打破了沉靜,終於我們誰也都不能再活在美麗的泡泡裡。
我們已經嘗試著要去面對更多,他們卻還在原地不想走,
而我們只能心疼與無奈,因為知道真實來得又快又沉重。
生生死死掛在嘴邊,真的到了這個路口卻又沒辦法灑脫,也許那是因為愛。


所以我們偷偷把眼淚放在手心,緊緊握著,希望它結成晶,能被陽光蒸發當然又更美好了些,
可是,回不去了,怎麼辦?
就連低著頭,自顧自的往前走都毫無可能性了,
已經不是牽著手就能走過,也不是頭過身就過那樣的豪邁瀟灑。
過不去的也不是心情,原來真的有過不去的事情。


於是,我們都在失去之中明白更多的失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iauyen 的頭像
xiauyen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