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大概是恐龍轉世,中午發生的事情我到下午四點睡醒之後才開始有生氣的泡泡。

而中午的反應大概只是不悅。

 

睡醒之後跟林姓飼主說了這件事情,他說我應該要跟老闆說。

扣除掉老闆最近身心靈皆有所「牽掛」之外,

我也不想要讓人覺得我倚老賣老或者是恃寵而驕,是故至今我都選擇沉默。

 

有時候我不知道怎麼去解釋這件事情有多重要,

也不知道怎麼去讓每個人都理解背後的意義其實遠大於眼見為憑的。

今天看了一下數據,死亡的跟失蹤的加起來近七百人。

 

七百人,如果放大一點看,假設每一個往生者都代表著一個家庭,

就有七百個家庭破碎,就有七百的倍數的人成為倖存者,傷心的倖存者。

再把格局拉大一點,回到現階段的進度上,現在的每一個變動動輒是一個村、一個鄉、一個縣,

有時候連我自己都懷疑到底究竟文字可以產生多大的影響力,

但每次的結論都是:文字的力量非常大。

 

政策,就是一種文字。

 

 

很難去解釋這種思考邏輯為什麼會存在於我的腦子裡,

也很難去解釋為什麼對於這些,我一向有自己的「大原則」。

自認自己給的彈性空間很大,事實上我的手段也不兇殘,

只要大前提合理,小前提跟結論通常我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我相信的不是每一個個體,而是相信「尊重」,

無論今天與我相對的是誰,我的大原則就是尊重。

 

你可以踩線,但必須合情合理,

老話一句,誰沒有家庭,誰沒有父母。

我認為家庭很重要、健康很重要,所以我希望「齊家」之後再來思考「治國」或者「平天下」。

沒有人希望碰到不好的事情,也不會有人希望最愛的人生病受傷自己卻無法陪在身邊。

至於課業有多繁忙,我也可以理解。

但我不理解的是,在繁忙的課業之中我看見的是一個禮拜看了x次電影,

在我面前大放厥詞、在我的msn上出現讓我啼笑皆非的傻眼狀態,

這些應該被包括在繁忙的課業之中嗎?

who knows.

 

 

如果你可以這麼有勇氣的在我面前說出:就是不寫啊,怎麼樣。

 

沒有關係,扣除掉讓我傻眼之外,你也把你的彈性空間扣光了。

你的一句話,讓我覺得該是公事公辦的時候了,

沒道理別人辛苦付出的最後的成果卻跟你一樣。

那就這樣吧,

 

this too, will pass, and I'll see.

 

至此之後我將不再提,我們就這樣進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iauyen 的頭像
xiauyen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