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雖然不斷地在現在中被重新塑造和解釋,
但不是任何歷史記憶的版本都會被認可而成為社會成員共享的集體記憶,
因為記憶敘事『存在於文化所界定的意義形式之內,並受到地方性的敘事傳統與社會脈絡的規範』(Steedly 1993:239)……」
(楊淑媛,2003)。


認可、共享、集體記憶。


有些重要的被擱在原地,
有些則被放在肩上、放在心裡,
如果連自己都沒有辦法有絕對的權力做決定,


根深蒂固的其實是一種冥頑不靈,
又或者那根本只是想展現一種上對下的姿態,
眼高於頂過了頭,也就盲目了。


失去初衷之後,
我看見得愈來愈多,感受愈來愈強烈。


那才是我沉默的原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iauyen 的頭像
xiauyen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