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都是自私的樣子,
想著要讓誰難堪,
有些話也不需沉默,一些片段也就不會發生。


事實上,
並不是張開雙手、荷槍實彈才是一種保護,

靜靜的轉身,也是一種方式。


對於知道的,不問,也就不會說。
對於不知道的,不說,也不問。


我喜歡這種方式,
誰也沒有太多包袱,
只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那也就夠了。


不說不由於想袖手旁觀,
而是那些容不下別人的語句與嘆息,
靜默著的,其實才是一種支持。


我很開心我在事過境遷之後才明白,也還好你選擇不說,
我也沒想要多問。


並不是不明白有一天我又必須去習慣零的生活。
只是我真的不想要失去,
在我明白自己還沒有足夠的力量去面對之前,
我希望失去是自然而然,而不是外力介入。


總有一天,都會成為回憶,你這麼對我說。

那,我可不可以拒絕這一天的到來。
因為我做不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iauyen 的頭像
xiauyen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