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認為事事都應該說得清楚明白。
即使是再好的朋友、兄弟、姐妹。

總會有些事情只想留給自己,
還會有些時候會只想安靜的傷心、安靜的開心。


不是用交情決定說與不說,事實上,就我這麼難搞的個性而言,
想說就是想說,
不想說的話…大概只有打死我、氣死你兩種選擇了。


有時候會覺得那樣的模式讓我有壓力,
或許是一開始就太進入狀況,
在來不及了解的情況下,
真心話說得輕而易舉,加上極度外顯的情緒。


那種非誰不可的話語,說得容易卻難以作到,
就像是「我保證」掛在嘴邊,但真的能保證什麼?不知道。
也許也可以說是我們向神明祈求著一大串劈哩啪啦說也說不完的心願,
自顧自地覺得神明一定會聽見、一定會實現,
但要是我是神明,我一定會說:讓我先看看我的schedule。
「門口左邊櫃台登記」、「請跟我的秘書連絡」這種回答好像也不錯,
畢竟神明也是日理萬機。


一如往常的是什麼?
其實我一直都一如往常,有所改變的也一直都不是我。
也許你覺得孤單覺得寂寞覺得冷(這麼正經還硬要把這句歌詞湊上來),
但有沒有想過,我在一開始就是這模樣,沒有變過,
你的行為是你的自由,但我可以選擇是不是要照單全收,不是嗎?


有些事情我還珍惜著,
但卻又察覺到不對勁,但我只打算由你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iauyen 的頭像
xiauyen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