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轉眼來到了可以自己作決定的階段,
要/不要、好/不好。
又或者前進與後退,
彷彿都是自己說了算。


但,會不會那也意味著解釋的開端,
你必須去解釋,
或者想出一個理由,還要思考萬一這個理由不被接受,被當成藉口時該怎麼辦。

然後,所謂的「給個交代」之類云云的話語於焉產生。


但其實也不過就只是想順著心走,順著走,
真有必要這麼多解釋?


過多的解釋對我來說,是在抹煞我的自在與灑脫,


偏偏我又任性慣了。





創作者介紹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