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誅地滅。


這是我想對你說的。


當你想著不要傷了誰時,卻沒有人想到你承受了多少,
宜蘭可以一個人走,新竹可以一個人去,
很多事情都可以一個人做,
就像過去我們習以為常的勇敢或者是堅強那樣,
笑一笑,就會過去了。

但那也只是「我以為」,或者是我們「都這樣覺得」。


偏偏這事情不是吃飯吃到魚刺,根本是身體長了骨刺,
甚至我懷疑是蜂窩性組織炎,連呼吸都會疼痛的那種。
抗生素可以讓蜂窩性組織炎好得很快,
但那也也必須要將所有的蓄膿全部排出。


這樣的身分來得莫名其妙並且措手不及,
這樣的故事我也無法說出祝福,只希望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既然人都是自私的,又何必太設身處地。



一樣米養百樣人,好人壞人都是吃飯長大,
我懷疑你們的心是不是缺乏一種叫做良知的東西,加上你根本沒有肩膀這個結構。
如果此刻你站在我面前,我想我會毫不猶豫給你一拳。


該死的傢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iauyen 的頭像
xiauyen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