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好假設你不知道,
或者假裝你不知道,假裝著讓自己好過一點。

那些你留下沒說的,我一直都懂,
至於那些你選擇只對我說的,也一直放在心中,
你在乎的、執著的,我都看在眼裡。

大概只有這種假裝你不知道的假設會讓我還能夠相信些什麼,
起碼是一種正向的力量,雖然我懷疑這樣的假設能維持多久。

瀟灑是一種學習、灑脫也是。
也許這些特性都是因為太過在乎,而在無法再更在乎的情況下,
就讓自己變了個樣子。

沒有怪誰或者怨誰,
我只是對這些感到不適應,
可能再加上一點點的難過,一點點而已。

創作者介紹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