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這個時候,我開始覺得說什麼都不對。
即便,我說得真心,
倘若你聽不見,也就只是一直維持著斷線的狀態。


當他們特意對我說,沒關係的,過一段時間就好。

我卻已經無法這樣說服自己了,
不是因為這一個月來的毫無交集,而是因為我驚覺自己從未被信任,
事實這麼突然而清晰,
就算能忽視卻也已經到了不得不正視的地步。


我一直沒有走遠,但你卻假設我已經離開,
我就站在你面前,你看見了我嗎?


一面說著我單純,卻又在下一刻告訴我不要想這麼多,
因為我應該要懂你,我也以為我是懂你的。
現下我終於明白這只是我自己的自我感覺良好,
當我不是你預期的那個樣子之後,
我就什麼都不是,就連那些過去,現在看來也四不像了。


怎麼說怎麼錯的時候,我思忖著自己還剩下什麼?

一點眼淚、一些倔強、一個自己的世界,
至於勇氣,

已經沒有了。


whatever , as you wish , a heavy silence between us , keep it.

deep in my heart , I just know what I ignore , what you lose .

maybe I will lose , too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iauyen 的頭像
xiauyen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