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我們做了太多的假設,
以為這個,覺得那個,但其實沒一個是真的,
走到最後,除了發現自己腦容量因為想太多變大之外,
也沒什麼多的了,時間少了,青春也沒了。


當你用所有生命去深信的一種堅固逐漸鬆動之後,
受傷的地方就開始滲血,一天一點,
最後止不住時,所有的氣力與堅持也就這樣流失了,
如果你問我還剩下什麼?
那能不能先告訴我,你覺得還有多少是可以損耗的,
可以任由它逐漸遠去,直到我們誰也看不見。


才發現,原來已經一個月了,
多好多壞的一個月,我以為的和我誤會的,
以及最後我終於明白的,都在這一個月裡出現了,又或者是消失了。


還有自我防衛機制,
這大概也是讓我大徹大悟了,那種斷尾求生也好、自顧不暇也罷,
然後,我覺得好笑,
抽開我原以為的那些之後,
就是這些了,還言猶在耳的是那些冠冕堂皇,至高無上,
說的殷切,然後呢?

然後,就是現在這個樣子。


這條路愈來愈漫長,而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那個地方。

沒有你,也沒有我的那個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iauyen 的頭像
xiauyen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