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通電話意外的讓你不得不跟我說話,
我一方面想著你大可以任由手機響到天怒人怨,
一方面又覺得接起電話後那種手足無措顯得好可笑……
因為我從未想過,有一天,說話變得這麼難,跟你說話,這麼難。


這條路竟也到了讓我覺得無所適從的地步,
又長又遠的也不再只有這段距離,還有那些情感上的。

當你用盡一切,深信不疑的,一點一滴的消失時,
突然間,放棄比什麼都來得容易,至少,那是一種痛快,
不必想一次痛一次,不會提一次難過一次。


我有多在乎你,就有多難過,
但你卻看不見我,也看不見那些難過,
想說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一個月的累積造就了我現在的壞脾氣,
我很清楚這樣發脾氣是不對的,不公平的,
卻怎麼也克制不了那些說出口的,傷人的言語。

所以,我決定到此為止了,
不想再為了這些發脾氣,也許我還會難過,
但我會跟我自己說,眼眼,你可以的。


曾經以為我們不會走到這個情境裡,
可是,它發生了,回不去了,
當我分不清楚是真是假時,其實我不明白,還有哪些是我可以相信的。


當我從你們口中的我是那個一無是處的模樣時,
我真的知道了,知道我相信的是錯的,知道這是一個謊言了。
我以為,這一路我都走得很好,沒有讓任何人擔心,
也相信,我是讓你們驕傲的,
顯然,我不是,那些都是天真的以為,事實上根本就不存在。



我想要一個人,也只想一個人,待在我自己的世界裡。



創作者介紹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