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過去了,
一轉眼,我的工作進入第三個月,單就工作而言,
除了身體出點小狀況之外,沒有瓶頸,總是在山窮水盡的時候找到出口,
最該感謝的是不斷提供我幫助的人,尤其當我聽見那一句:
「沒有問題,你什麼時候上山?」


五月過去了,
我23歲了,跟22歲的生日相比,
相同的是我依然忙碌,不同的是我沒再聽見我想聽到的聲音,
只好再對自己說一次,失去的終究回不去了。


五月過去了,
我們走過了第四個月,
謝謝你一路陪我走過,聽我自言自語,看著我在本子上寫滿了每週的行程,
等到我安排完了,再轉頭問你:你說這樣好不好?
而你總是說,好啊。
不放心我一個人到那些坐整天的車可能也到不了的地方,
不放心我一個人搭車回台北的時間太晚,
擔心我可能餓昏在5700裡,擔心我會因為沒有會把記憶吃掉的床而睡不好,
那些你不說,卻用行動表示的,我都放進心裡,
親愛的,你多擔待了,
那些輾轉反側、失控的,
不要自責,不要把錯全歸咎到自己身上,
現在的我們都好好的,這就是幸福。



五月過去了,
感覺某部分的自己徹底死去了,
死去的已開成花朵,所以不那麼難受,
大致來說,我還不錯。

創作者介紹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