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4948
四年前,我在半夜跟劉先生用電話談了雲林蒜頭的困境,談蒜商如何剝削,談蒜農有多麼辛苦。四年後,我還是蒜農的女兒,這一次,我依然為父親而寫,只是這一次,讓父親傷心的並不是蒜價的低廉,而是他知道自己被徹底的糟蹋了。

上週,壹電視的記者來這裡看到了「總統 你要來幫忙採蒜頭嗎」,隔天,壹電視的方中誠記者,開著車到老家與父親碰面。再隔一天,方記者特地打電話給我,「今天1800的新聞會播」,我打了通電話給爸爸,他帶阿公去醫院回診,還在路上,交代我幫他看就好。於是,傍晚六點整,我坐在電腦前,看著壹電視的晚間新聞,終於在六點四十多分,播出了父親的採訪,但我在看完新聞之後,沒有勇氣打電話給他,我沒辦法在那個當下告訴他,雲林縣政府農業處的人,是怎麼說他的。

這則新聞並不大,記者也處理得很好,父親的心聲的確被如實呈現,短短一分鐘,甚至更短的時間,畫面直接轉向縣政府的說法,我記不得那位農業處人員的正確用字,我只記得,畫面上有一男一女,坐在辦公室,一面泡著茶,一面回答記者問題,畫面中的男性農業處人員,一邊拿起茶壺,一面說,他們就是兩個(什麼)都想要,想要多種一點(蒜)賺錢,要想要拿轉作的錢……(我在網路上找不到新聞片段,只能憑記憶大概拼出這位公務員的說法,但「兩個(什麼)都想要」這句話我印象深刻)

我在那一句「兩個(什麼)都想要」之後,覺得又生氣,又難過,因為我知道,這句話,是在說我的父親,說雲林縣內和劉先生一樣,在大太陽底下揮汗,用盡青春耕耘土地,受傷了也沒有「職災」可以申請的農民。我知道,這句話的意思是在說,我的爸爸,很貪心。

隔了一天,我知道我得打電話給劉先生,即使我知道他知道了新聞內容,會傷心,會受傷,但我知道我必須要說。

「爸,我跟你說,我看了新聞,記者處理得很好。」
「是喔,我也覺得那個記者不錯啊,很認真的在聽我說。」
「可是……農業處的人說,你們就是什麼都想要……」

電話那端的他,停頓了幾秒,然後,用一種我很心疼的口氣,澀澀地說,「那……他要這樣說我們,我也沒辦法了。只能說,他們根本沒有搞清楚狀況……」

於是,為了爸爸這句「他們沒有搞清楚狀況」,還有那句傷透劉先生的心的「什麼都想要」,我在上周六一大早特地回家一趟,劉先生與劉太太拿出轉作申請書給我,上面清楚地寫著「一、申報100年一期輪作休耕綠肥,於4月9日至4月15日現場勘查,田區不得有大蒜且須已翻耕種植,不符規定視為不合格並取消次年同一期各種申報。二、另5月1日至5月20日針對其他申報輪作休耕田區勘查並以人員實地勘查為主。三、請各農友於勘查之前完成種植。

 1-1
1-2

拿出申報書給我看的劉先生,開始告訴我完整的「事實」,跟農業處人員看到的「事實」完全不一樣的那種。

每年的轉作申報時間,3月為第一期,第二期則是9月,至於轉作的項目,則大抵是作物收成後,轉作田菁、太洋麻等綠肥,待驗收後,才可以翻土,再進行耕種,每一分地轉作的補助是4500元,驗收合格者,農會農業課人員會寄來一張卡片通知:

DSC04933

二期的轉作,通常會查驗兩次,如去年就是在10月初、11月初各查驗一次,為的是確保農民不會再領過轉作補助後,又再種植其他作物,一般而言,二期要到11月15日之後才能將綠肥犁入土裡,但「確實會有農民在二期驗收後,隨即種植大蒜」,不過多數的農民都是配合節氣,大概在九月底前就會陸續種完大蒜,想當然,這些「沒有貪二期轉作補助的人」自然不會去申報二期轉作。



今年的新規定─4月9日至4月15日現場勘查,田區不得有大蒜且須已翻耕種植,不符規定視為不合格並取消次年同一期各種申報。

劉先生這一季要收成的大蒜約有2.5甲地,一分地4500,轉作的補助約是11萬元,今年因為寒冬,蒜頭的收成時間延後,依照這個規定,劉先生的蒜田,鐵定不會合格,再依照過去的耕作時間,二期也不會去申報,那麼,如果這一年又是一個寒冬,明年又是這個規定呢?
依照雲林縣農業處人員的說法,所謂什麼都想要的農民,從去年的二期到明年的二期,一共會少了四十多萬的收入。

但,我爸不是,我相信,還有很多農民也都不是「什麼都想要」的。

他們依照節氣與耕作習慣,在去年九月種了蒜,所以他們沒有申報二期,沒有要拿轉作補助,又想要多種一點蒜頭賣錢。現在的這個規定傷了誰?是傷了他們。

這一期的11萬可以做什麼?

可以付我在輔大一年的學費,可以讓我的弟弟妹妹念書,可以讓我的爸爸去買耕種需要的肥料、可以讓載蒜頭的小貨車加好多次油,可以讓我們家繳水電費、可以付爸爸到醫院復健他那因為過度使用而斷掉的兩條韌帶。

劉先生說,他可以理解這個作法是為了「要抓那些去年二期驗收之後才種蒜頭的人」,可是,
「可是連我們這些依照規定的人也一起死了。」

如果,今年又是一個寒冬,我的爸媽將一下子少了二十多萬的收入,他們得作更多努力才能賺我們的學費、他們的生活費、還有醫藥費。所以他們得更拼命的工作,得吃更多的止痛藥來舒緩工作的疼痛,然後,也許有一天我的父親又會因為過度使用肌腱,必須再次住院開刀。

DSC04942

我在莫拉克獨立新聞網工作,這近六百天的時間,我寫了很多別人的事情,也許因此幫助了別人,我一直期許,這份工作不會給我帶來遺憾,但在現在,我知道我有了遺憾,

我幫不了我的父親。
創作者介紹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瓏
  • 妳家還有種蒜頭嗎
    價格如何
    我要大量批發
    可告知嗎
    謝謝
  • 莿桐產銷班黃班長
  • 看了你的文章,心有戚戚焉,最辛苦的蒜農,永遠是市場上永遠的弱者,所以農民在他們心裡永遠不希望兒女繼承他們的產業,因為太辛苦了,但只身為農家地子才知道,那些官員知道嗎?只要選票時才會關心一下,選完後什麼都不認帳. 這就是台灣政治,當年輕人不想耕種時,缺糧食就打算大陸進口,對他們而言有損失嗎?

    http://tw.myblog.yahoo.com/p5710805
  • 雷佳宜
  • 我家裡也是種植大蒜
    看完這文章 真的很難過
    還在就學的我
    整試圖找出我們農業產業新的出路
    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