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們都會忽然覺得這一切沒什麼,
但在沒什麼之前勢必得經歷過一些「有什麼」。


這個當下我選擇不安慰你,再多的安慰其實都沒有實質的意義。
就像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一個深夜,
我們突然打開冰箱的海尼根,
笑得像傻瓜,然後你聽我說:「很多事情誰都能安慰,卻只有自己在體會」,
雖然最後的結果是你看到我因為對啤酒花過敏,
全身紅得像蝦子不說,還會因為發癢而不開心。


在雲林的時候,你對我說的那些「真實感受」,
字字句句我都有放進心裡,
就像我在那瑪夏當野孩子的那簡短對話中,我告訴你的那些一樣真實,
有時候這像是一種告解,
心裡想著,哭過就會好的,說出來就會沒事,
催眠著自己這樣相信著,
然後再重新把自己包裝成強悍的樣子。

那一刻我真的覺得再多的勇敢都是假象,
而我們只是比別人更試圖讓它變得真實。


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好起來,
一如我也不敢肯定哪一天我真的可以無所懼的看著我自己的故事繼續向下走,
但我們都還會繼續掙扎著,

可能奮不顧身,但那是一種蛻變,

即使成不了美麗的姿態,卻能夠愈來愈勇敢。


我可以把我的開心分給你,也願意賣你好多個鐘頭,
即使我一直都忙碌,但那些跟你喝咖啡聊聊天的時間永遠都足夠。


謝謝你與我一起走過2009,
2010的開端,我知道你不好,
但你還能與我再延長半學期的吵鬧,我想也是種美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iauyen 的頭像
xiauyen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