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這一切歸咎為咖啡因作祟,
對於我在前一個白天所聽見的真實,或許只是在為這一切找出一個說法。
當我努力了半年之後,終於,求得了一個答案。

失去的不會再有,
尤其,
如果它原本就不存在。

我知道聲音聽起來不好,也知道看起來狀況有點糟,
這一次我也沒有再用「說得出來的就會沒事」這樣的說法來作為一種喊話、聲明,
有事沒事也應該不是那麼重要。

重要的是,
我比我所預期的,冷靜。


有一天,火車上坐了個女孩,在下一個停靠站,
一個老婆婆上了車,
衣衫襤褸的老婦人,問著帶著一袋麵包上車的女孩:「我肚子很餓,你可以給我一個麵包嗎?」
女孩愣了一下,沒有拒絕婦人,直接從袋子裡掏出一個麵包,
老婆婆又開口了,她說:「我不喜歡吃甜的,可以換一個鹹的麵包給我嗎?」
女孩說,「婆婆,可是我這袋麵包都是甜的耶。」


也許你以為我所有的不只是一種口味,但其實我所有的就只是這麼多,
你可以不接受,我也不因為這種「日行一善式」的行為要你感謝我什麼,
我只是做我覺得對的事,
只可惜,
這不是你所認同的。


很多事情不是努力就夠,盡力就好,最該努力的是,怎麼學著放棄。

而這所謂的放棄,我想,大抵是從怎麼轉身開始。


在你問我,以前是什麼時候的那一刻起。



創作者介紹

眼說:說我想說的,寫我想寫的。

xiauy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tephy
  • 劉傻阿有些話你總是很能觸動我